□ 張豐
  10年前的自貢公交車禍,對15名遇難者的親屬來說,傷痛仍在。但是對整個社會來說,傷痛卻很容易忘記。中國每年都有重特大車禍,試問,我們能記住的還有幾起?
  自貢公交師傅們每年的默哀是一種對遺忘的拒絕。公交公司的這一行為,絕不是形式主義,恰恰相反,它是我們這個社會所日益缺乏的儀式感。
  歷史上,我們這個民族曾經禮儀過多過繁,而上世紀80年代以來的幾十年,我們一邊堅持認為中華民族是禮儀之邦,一邊卻把很多儀式都悄悄地扔掉了。尤其是最近這些年,很多節日,都會以放假的形式度過,以至於在南京大屠殺紀念日被確定為國家公祭日的時候,不少網友發問是否放假。在即將到來的清明節,朋友之間雖然不至於有“清明節快樂”的調侃, 但問一句“清明節去哪兒玩”,仍是普遍的事情。
  是的,在一個學校舉行成人禮都會成為新聞讓人感到新鮮的時代,為車禍遇難者默哀好像顯得有點“不合時宜”,但這種儀式感也因此給人以力量:在每年的同一天,舉行一個默哀儀式,與其說是告慰逝者,還不如說是警醒自己。把自己原以為已經好了的傷疤重新揭開,看到傷口和鮮血,於是想到敬畏,想到責任。  (原標題:好了傷疤不忘痛)
創作者介紹

1706

fd21fdyhi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